<menu id="i8kwe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i8kwe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i8kwe"></menu><input id="i8kwe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i8kwe"><tt id="i8kwe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i8kwe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i8kwe"><u id="i8kwe"></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i8kwe"></menu>
    <menu id="i8kwe"><strong id="i8kwe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object id="i8kwe"><acronym id="i8kwe"></acronym></object>
    <input id="i8kwe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i8kwe"></menu>
  • 西藏台:你好,中中嘎布

    拉萨林周县卡孜村的朗杰老人口中所说“中中嘎布”在藏语里是黑颈鹤的意思。藏族人民群众对黑颈鹤十分喜爱,称之为“仙鹤”、“神鸟”、“吉祥鸟”。

     

    西藏“神鸟”黑颈鹤

     

    朗杰:“中中嘎布是我们的神鸟,是仙人的信使,它们会给我们带来吉祥。”

    拉萨林周县卡孜村的朗杰老人口中所说“中中嘎布”在藏语里是黑颈鹤的意思。藏族人民群众对黑颈鹤十分喜爱,称之为“仙鹤”、“神鸟”、“吉祥鸟”

    藏族长篇史诗《格萨尔王传》是一部流传极广的民间巨作,描写岭国的格萨尔王降伏各地妖魔,为黎民百姓除害的故事;其中王妃珠茉在被巴扎那保国的霍尔王族黄帐王俘虏之后,写信向格萨尔王求救时,便是派去3只仙鹤送的信,尼玛泽仁绘制的“珠茉遣鹤送信”唐卡画,更是深受藏族人民喜爱。

    朗杰:“每年成群的中中嘎布都会到我们林周县来过冬。白色的身子,像扎着黑色的围脖,优雅而高贵。”

    黑颈鹤作为世界上唯一的高原鹤类,是我国国家Ⅰ级重点保护动物,目前,黑颈鹤全球数量大约为一万一千多只,其中7000多只黑颈鹤生活在青藏高原。它们每年春夏在海拔更高的藏北草原繁衍生息,每年冬天,飞到雅江中游河谷地段过冬。在黑颈鹤的越冬基地,到处都有巡护员的身影。为黑颈鹤撑起一片天空。

    和往常一样,天不亮,43岁的巡护员顿珠就会带着妻子次尼的叮嘱,骑着摩托车去黑颈鹤比较集中的水库、沼泽、田间、荒地,开始一天的巡护工作。

    一路上,顿珠给我们介绍着他的家乡林周县卡孜村:卡孜村地处林周县南部的澎波河谷流域,海拔3822米,属于高原凉温半干旱农牧区,一面巨大的湿地“镶嵌”在卡孜村头,让人流连忘返。这里也成为了黑颈鹤最喜欢来的地方。

    顿珠:“它们11月底陆续飞到这里,第二年2月份开始陆续离开。一个月之后,这里中中嘎布的数量会达到最高,有将近2000只,非常壮观,非常漂亮。”

    顿珠边说边细心地观察着路边,看看是否有落单的黑颈鹤、斑头雁、赤麻鸭等保护动物生病、受伤、死亡,这也是他每天工作的必要内容。同时还要填写《西藏自治区野生动物疫源疫病巡护登记表》,按时上报给县林业局。

     

    为了保护黑颈鹤,林周县落实了国家和自治区一系列政策、措施,让对环境十分挑剔的国宝黑颈鹤们在每年冬季如约而来。县林业局局长张林保告诉我们

    张林保:“我们县专门建立了总面积达96平方公里的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主要是加强保护黑颈鹤的栖息湿地和水库。我们在卡孜乡政府建立了1个临时监测站,还在黑颈鹤较为集中的卡孜水库、虎头山水库雇佣当地群众作为巡护员,实行24小时零报告制度。”

    张林保就曾经特别向我们推荐了林周县的卡孜水库和虎头山水库,让我们一定要去看看

    张林保:“是黑颈鹤的越冬栖息地,每年10月到次年的4月上旬,长达半年的时间,黑颈鹤都在这里越冬栖息。”

    车辆一路破冰驶向虎头山水库时,我们不由被眼前的美景震惊。晨曦微露,越过东方连绵起伏的山峦,洒向沉睡中的湖水,如镜的湖面倒映着朝霞、山脉、祥云,天、地、湖交相呼应,美不胜收。

    顿珠:“你们看,那就是中中嘎布。”

    随着顿珠的手指方向,我们看到了黑颈鹤。优雅、大方,它们时而交颈而舞,时而步履翩跹,在初升的朝阳前,留下一个个优雅纤细的剪影。

    顿珠:“中中嘎布是非常专一的,如果他们中有一个死了,另一个会不吃不喝,陪在伴侣旁边直到死去。”

    由于我们的走近,惊起了栖息在这里的黑颈鹤,还有大量的黄鸭、斑头雁等各种水鸟,刹那间万鸟腾飞,

    顿珠:“每天早上,中中嘎布和其他水鸟一起,都会离开水库,四处觅食,天黑了,他们会飞回这里。”

    有人说,黑颈鹤是环境指示标。因为它们对人们还没有意识到的环境问题最为敏感,哪里有污染,黑颈鹤就不会在哪里觅食、栖息,更不会朝那里迁徙。顿珠骄傲地说:“出顿珠录音压混:我们的保护工作是有成效的,现在,每年来水库越冬的黑颈鹤越来越多。”

    如今的卡孜,俨然成为黑颈鹤之乡,成为黑颈鹤的天然乐园。跟随顿珠一路巡护到田间,看到了一家三口的黑颈鹤正在田间寻找食物。

    顿珠:“你们可以稍稍走近点看,中中嘎布不怕人,它们在村里时还经常悠闲自得地吃晒场上的谷物。风如果不大,它们还会在田地里成群结队地‘散步’。”

    顿珠轻轻走上前,黑颈鹤稍稍顿了一下,就继续在地上寻找着食物。在这个瞬间,人与鹤站在一起,是那么的和谐安宁。

    行走在美丽的卡孜村,我们看到了正在田间巡视的村书记桑珠次旦,他听说我们是来采访黑颈鹤的,便立刻停下来,跟我们唠了起来。次旦告诉我们,随着各项惠民政策的落实,和安居工程的实施,村里的基础设施已经日益完善,来村里看黑颈鹤的游客也越来越多。

    次旦:“现在,我们的村子越来越漂亮,“中中嘎布”的名气越来越响,慕名而来的游客也越来越多。我们会继续保护好、建设好我们的家园,欢迎越来越多的游客来这里,看看我们的“中中嘎布”。”

    次旦自豪地告诉我们,保护黑颈鹤,在村里早有传统。

    次旦:“早在90年代,曾有人来这里偷猎,被我们发现后,全村人都赶过来,抢走他们的枪。”

    在林周县,保护黑颈鹤的意识早已成为了大家的共识,还有不少感人的故事发生在这片土地上,尤其是达瓦卓玛与一只断腿黑颈鹤的故事,更是众人皆知的佳话。

    驱车30分钟,我们来到了江洛金村,达娃卓玛边介绍,边领着我们来到她养着黑颈鹤的地方。

    达娃:“去年9月20号左右我看到一只黑颈鹤倒在村头小溪边,过去一看,它的一条腿几乎断掉了,我就把它抱回家救治。带回家里后,我试图给它把那条断了的腿接上,但是接不上了,又立刻把它带到县里的黑颈鹤救助站,让我难过的是它的伤势很严重,最后还是失去了一条腿。为了好好照顾它,我当时就便萌生了收养它的想法。三个月以后它的伤口差不多完全愈合了,就试着在田里放飞它,但是根本飞不起来,跑几步就倒在地上,我看着十分心疼。”

     

    黑颈鹤碑

     

    一年多来,达瓦卓玛每天会这样按时给它喂食,像对自己的孩子一般细心地照料它,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“次塔”,次塔在藏语里是“躲过一劫”的意思。现在这只黑颈鹤成为了她们的“家庭成员”。

    达娃:“家里人都很爱它,我的三个孩子每次出远门打电话时,都要问一句,妈,我们的黑颈鹤怎么样,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儿就是去看看黑颈鹤。”

    几个月前,有人多次向她提出高价购买这只鹤的意愿,她毅然地做出了回绝。

    达娃:“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为它找个伴,让它不再寂寞孤单,平时出门的时候,我也会注意有没有类似受伤的黑颈鹤,那样就可以捡回去跟他作伴了……”

    像这样,人与鹤的真情故事在林周县、在西藏还有很多……

    傍晚,我们又回到了虎头山水库,等候着回家的黑颈鹤们。

    夕阳落下,晚霞如绸缎将天底染红,倦鸟知返,水库热闹了一阵后,又逐渐恢复了平静。

    这里,人与鹤的故事在一天天上演,在一代代传颂……

     

    手机购彩